开除党籍!辞职了也跑不了

   7月1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引述宁夏回族自治区纪委监委消息称:日前,经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批准,自治区纪委监委对原经信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俭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经查,王俭在任神华宁夏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董事长,自治区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期间,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廉洁纪律,公款购买高尔夫球会员卡并参与消费;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搞权色交易;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 最终,经自治区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自治区党委批准,决定给予王俭开除党籍处分。 对于王俭,纪检监察机构这样评价:王俭身为党员领导干部,丧失理想信念,背弃党的初心使命,贪图享受,生活奢靡,将手中权力变为谋取私利的工具,与不法商人相互勾结,搞权钱交易、权色交易,甘当“两面人”,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情节严重,性质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从处分通报上看,王俭的腐败问题具有一定的典型性。 和大多数腐败官员一样,他最主要的罪行,就是以权谋私,利用个人担任重要公职期间的影响力获取非法利益。

   然而,相比那些在职期间落马的官员,王俭却有一个特殊之处,那就是他是在辞职很久之后,才被查出这些具体问题,并给予相应的党纪处分的。

   从其2017年10月辞职,到2019年10月被查,间隔了2年时间,而如果算到今天他正式被开除党籍,距离其辞职则已经有近3年之久。

   其实,在王俭之前,已经有多名曾经担任重要领导岗位的前任官员,在辞去公职之后被查。

   其中,既有被组织发现问题后,在接受调查的同时辞职的官员,也有类似王俭这样,先是辞职,很久之后又被组织发现问题启动调查的官员。 前一种情况的典型代表,就是不久之前刚刚被曝光已经被查的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侯晓春。

   2019年9月,侯晓春以辞职的形式卸任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一职,其人大代表资格也随即被终止。 这则消息披露之后,外界并不了解其辞职原因。

   2020年,此事的前因后果,终于在四川省相关政府工作文件中得到了披露。

   原来,他在2019年就受到了纪委监委的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进而辞职、被终止人大代表资格。 事后,这个副部级的“老虎”,也成了四川省各地开展“以案促改”工作时的反面典型。 后一种情况也有不少代表,其中多人都在辞职之后前往私企任职,被委以高薪重任。 2016年5月20日,来安县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宣布安徽省委、滁州市委关于来安县委主要负责同志职务调整的决定。 会议中,刘荣祥称,因为个人健康缘故辞去来安县委书记职务,“做出这个决定是经过多次思想交锋而做出的艰难抉择,决策艰难矛盾的过程也是我不断升华感恩组织、感恩同志们、热爱来安的思想升华过程。 ”在辞去县委书记职务10个月后,2017年3月,刘荣祥彻底辞去了所有公职,随后下海加入了华夏幸福,并在华夏幸福合肥区域任职。

   据“华夏幸福党建网”中的一篇《华党字〔2018〕8号关于刘荣祥等同志党内职务任免的决定》显示,刘荣祥同志任合肥区域事业部党总支书记,兼任合肥区域事业部总部第一党支部书记。 2018年7月7日,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发布“2018年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首次授予激励对象名单”,刘荣祥出现在该名单的“核心干部”一栏。

   根据公告,包括刘荣祥在内的122名“核心干部”共获授4127万份股票期权。 然而,让人未料到的是,仅在获授股票期权一个多月后,刘荣祥便被调查,随后于2019年1月被正式开除党籍,移送司法。 显然,和退休、转岗一样,辞职同样不是腐败官员的“避风港”“保险箱”,只要曾经做出过贪腐行为,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迟早会受到党纪国法的惩戒。

   (杨鑫宇)。

( 发布日期:2020-07-22 13: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