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传》的故事是如何演变的?

   粤剧电影《白蛇传·情》海报最近上映的高口碑粤剧电影《白蛇传·情》,是以中国人耳熟能详的民间传说《白蛇传》为蓝本创作的故事。

   白蛇传是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另外三个是牛郎织女、孟姜女哭长城、梁山伯与祝英台),2006年作为江苏省镇江市、浙江省杭州市申报的项目入选第一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据此改编的经典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构成数代人的童年记忆,刚过去不久的端午节也与这个传说联系密切。 美女蛇与负心汉白蛇与书生的故事,起初并没有那么缠绵悱恻。 关于这一题材,最早有唐代志怪小说集《博异志》中的《李黄》《李琯》,宋元话本集《清平山堂话本》中也有《西湖三塔记》,它们的基本内容都是将白蛇描写成扮作美女吃人的妖怪用以警示劝人。

   譬如《李黄》的故事就是这样讲的:唐代书生李黄在长安东市看到一位身着白衣的漂亮寡妇,这位美女自称姓袁,李黄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就跟着她回家了,跟她一起过日子,待了三天。

   第四天李黄回了自己家,他一回家,仆人就闻到他身上有一股蛇腥味。 随后,李黄就一病不起,对妻子说“我起不来了”,随后身子化为脓水,只剩一颗人头。

   家里人就去找那个姓袁的美女,结果到了她家所在,才发现那是个废园子。 在这类故事中,蛇化成的白衣娘子还延续着毒蛇心肠,丝毫没有后来那位我们广泛认识的白娘子的美好品质。 直到明朝天启年间出版的冯梦龙的《警世通言》中的《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故事才开始逐渐丰富起来,被赋予了爱情因素,讲述了一个白蛇和许宣(这个名字后来在流传中逐渐变成为我们熟悉的“许仙”)先相爱后被拆散的悲剧,结尾是白娘子被法海禅师压到了雷峰塔下,许宣出家,并没有白娘子生子、孩子还得了状元这些曲折的衍生情节。 但正如《警世通言》这本书的题目,作者冯梦龙的主要目的仍然是以色警人,警惕世人不要耽溺美色,即如许宣去世前留下诗句,“祖师度我出红尘,铁树开花始见春。

   化化轮回重化化,生生转世再生生。 预知有色还无色,须识无形却有形。

   色即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分明”。

   直到这个版本,白娘子都还一直是个寡妇。 宋明理学一直反对寡妇再婚,但是在真实的明朝底层民众中,尤其是在故事的背景地杭州、苏州、镇江等地,底层男性找对象的成本不比现在低,很多适婚男青年因为家境贫寒娶不到媳妇。

   这时像冯梦龙这样的大众作者所写的故事内容,在一定程度上就迎合了这帮贫困男青年的人生梦想:找个漂亮、多金的寡妇,一步登上人生的巅峰。 在冯梦龙版本中,白蛇化为人形,并未曾害人,只恋慕人间恩爱,但许宣还留存着人的警惕,在故事中充当了一个“负心汉”的角色,不仅作为帮凶镇压白娘子,出家后还继续坑害白娘子,利用化缘得来的资金把宝塔加固到七层,唯恐他媳妇跑出来害人。

   如果现在的电视剧这么编的话,估计没有几个人会成为许仙的粉丝。

   戏曲改编成就爱情悲歌民间传说能够在民间广泛流传,很多时候依靠的是走乡串户的戏曲,但根本上最能吸引观众、留住观众的还是好故事。 第一个把白蛇传故事搬上戏曲舞台的是明代的陈六龙,但这个版本已经失传。 现存最早的以白娘子为题材的戏曲剧本是清人黄图珌的《雷峰塔传奇》。 黄氏版本中的白氏妖性十足,会圆睁怪眼威胁许宣“我如今老实对你说了,你快快收心与我和睦,万事皆休。 倘然还似这等狂妄,我叫满城百姓俱化为血水,不要带累别人丧于非命,你自去想来”。

   听听这话,像不像威胁唐僧与其结婚的那些女妖们说话的语气,这样的白娘子,许宣无论如何爱不起来也不敢爱吧!戏曲在不断的演出过程中,经过艺人们的加工,又加入了很多精彩的情节,如端阳、求草、水斗、断桥等,这些内容都保存在现存乾隆年间的旧抄本《雷峰塔传奇》中。 但是以上的发展还只是一个逐渐的过程,真正石破天惊、让观众大呼过瘾的是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的《雷峰塔》,这个版本的作者是方成培。

   张庚、郭汉成在《中国戏曲通史》对方本《雷峰塔》评价道:“方本才使得白蛇故事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悲剧,并以其悲剧冲突的深刻性和独特性光照于当时的剧坛,征服了广大观众”。 在方成培的剧本里,不光男女主人公的性格得到了充分的塑造,连配角小青也真正生动起来了。

   先说说白娘子。 这时候的白娘子就越来越接近我们现在认识的白娘子了,她为了追求人类的爱情,放弃自己千年的道行,这自我牺牲的精神多么令人感动。 她勇敢面对法海的威势,颇有“大女主”的气势。 此外,在方成培的剧中,白娘子第一次怀孕了,这一招很厉害,从唐朝到宋明时期的白娘子故事中都没有孕育,这次却孕育了。 一条蛇,跟人结婚了,怀孕了,而且还生了个人,你说她现在是蛇还是人?这个设置特别高明,一下子就把这条蛇与观众的距离拉近了,这不就是一位不仅貌美、多金,还特别温良恭俭让的贤妻良母吗?这让观众一下子就爱上了白娘子。

   许宣在这个版本中,虽然还是带着法海来镇压自己的媳妇,但是他已经会从内心感到愧疚,随后出家。 沿着这个方向塑造的许宣虽然还是“渣男”,但已经是有情有义的渣男了。

   这个版本塑造的许宣,善良、软弱、多疑、自私,比之前的版本更加立体、生动,拥有着更加复杂的人性,更像我们现在认知中的那个形象。 除了“许宣”之外,男主角在故事流传中还叫过其他一些名字,叫做“许仙”的版本出现时,已经是进入民国了,鲁迅先生在《论雷峰塔的倒掉》中就这样记述道:“我的祖母曾经常常对我说,白蛇娘娘就被压在这塔底下!有个叫做许仙的人救了两条蛇,一青一白,后来白蛇便化作女人来报恩,嫁给许仙了……”实话实说,许仙这个名字似乎更符合男主的人设,所以流传度也更高了。 在方本中,第一女配角“小青”这个角色也塑造得很是成功,已成为《白蛇传》故事中不可或缺的角色,若没有她,好多情节似乎就不太好推进了。

   小青作为一条青蛇,这还真是第一次出现,之前的故事版本中,要么就没有这个角色,要么原形是一条青鱼。 “小青”泼辣、干练又很善良,更加衬托出白娘子的温婉大方,使《白蛇传》里不仅有许仙和白娘子这一“CP设置”,也有小青和白娘子这对姐妹搭档之情。 《雷峰塔》不仅是当年的流行剧种昆曲的畅演剧目,也是很多其他地方戏爆款,这也就为白蛇传传说的普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如果方成培能从坟墓中爬起来收版税的话,估计能赚个盆满钵满了!传说中的江浙风物节俗民间传说是指产生并流传于民间社会的、具有某种解释性功能的民间故事,由于它与特定历史人物、历史事件、自然风物、社会习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具有一定的真实性,所以民间传说也常被人们称为“民间社会的口传历史”。 白娘子的传说最初来自民间传说,正如其他很多民间传说一样,也有文人完善、修改的过程,而在不断修改的过程中,将明清时期江浙地区从农耕到工商发生的一些社会变化体现了出来。

   人们津津乐道的一点是,白蛇传传说还把五月五日“端午节”嵌入了紧张的故事情节中——白娘子一喝用来驱邪的雄黄酒就现出原形,这一节俗成为推进故事发展的重要元素。 所以说,这个故事不愧为中国四大民间传说之一,非常具有典型性。

   在中国,白蛇传传说可以说是跨越地域,妇孺皆知。

   它能够进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也与其影响力有着密切的关系。 申遗成功和诸多版本影视作品创造性的改编,都能够让这个传说更好地传播,让更多人了解中国传统文化,同时也回忆起故事背后那些一代代加工、发展这些民间传说的文人们。

   (郭苑洁)。

( 发布日期:2021-06-27 19:29 )